/uploads/allimg/220807/05200C250-0.png

新玩家集度下场造车,晚不晚?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作为独立公司,集度绕不过百度和吉利,如何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造出“出行机器人”,考验的是三方的智慧

  文|《财经》记者 李皙寅 郭宇

  编辑|施智梁

  量产前夜重要股东离场?7月初,一则工商信息更新,让集度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集度汽车”)站在了舆论的聚光灯下。

  集度汽车的工商信息显示:集度汽车法定代表人,由现任首席执行官(CEO)夏一平变更为百度集团党委书记、资深副总裁梁志祥,原吉利系高管也被标记为“退出”;吉利系的关联公司退出,由百度关联公司完全持股。

  汽车量产前夜,军心容不得半点动摇。“这是正常调整。”很快,吉利和集度汽车双双回应称,百度和吉利所持股份不变,公司CEO仍为夏一平。

  乍看之下,工商信息与回应的差异令人不解。对此,一位新造车行业的观察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称,集度汽车将转红筹架构,给后续资本运作做铺垫。

  目前,市面上有四家集度系公司,其中两家由集度汽车(香港)有限公司全资持股。这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唯一的董事便是梁志祥,全资控股股东为“JIDU Auto Inc”,后者注册于开曼群体。上述分析人士称,这可能才是百度与吉利的合作主体。

  此前,夏一平在接受《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在第一款车落地之后,基本上会是每1年至1.5年推出一款车型。预估五年内会投入500亿元人民币左右;会有社会资本加入。

  《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集度汽车的融资计划正在快速推进,“很快就能听到消息了”。如上消息,集度和百度对《财经》记者未予置评。

  百度和吉利的背景加持,被视作集度造车有别于其他新玩家的最大区别之处:百度有自动驾驶、智能座舱、高精地图、车路协同万物互联的技术积累;吉利在造车的零部件规模化采购、稳定的生产工艺、车辆研发上轻车熟路。

  这能帮助集度少走很多弯路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挑战,在双强巨头背景加持下,三方能否彼此有效协力呢?

  集度定义为家庭用车,售价在20万元左右。首款车型将在2023年实现交付。今年5月,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曾在百度集团2022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集度汽车的关键卖点不在于“电车”,而在于“智能”。

  李彦宏对证券分析师们说:集度汽车将比市场上其他产品更智能、更像一款智能机器人。

  那什么是智能机器人呢?

  如今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日渐走高,合资新能源汽车已经入局,造车新势力已经登陆资本市场,传统自主品牌汽车正孵化新势力。智能电动汽车的市场竞争正打得如火如荼,集度进场晚了吗?

  1+1如何>2?

  集度汽车上海总部,有两处陈设很惹眼。进门前台桌上,放着一块三位数的计数牌,每过一日便手动翻阅更新一次。

  在过道处的企业文化墙上,贴着很多团建和工作照片;其中,李彦宏首次前来参观的照片摆在最中间。

  李彦宏对集度给予了特别关注。据36氪报道,李彦宏在百度的OKR(Objectives & Key Results,目标与关键结果)中明确写下了今年集度汽车要实现的预订单目标。

  “我有两个疑惑,”一位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其一,夏一平究竟是高级管理者还是创始人?其二,百度和吉利的分工是否足够明确且清晰,集度又能否是一家独立公司?

  对此,夏一平对媒体回应称,双方之间更多是纯粹的交流,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去找李彦宏汇报,或者需要得到李彦宏的批示。夏一平个人的日常管理工作,也都在集度汽车内部完成。

  李彦宏看来,软件和硬件的智能结合,将是集度的关键卖点。

  2021年1月,百度联合吉利下场造车,合资公司双方分别持股55%、45%。集度一共设置五个董事会席位,除了夏一平外,另有三位董事来自百度、一位董事来自吉利。

  从股东身份来看,集度很特别:百度本身坐拥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包括无激光雷达纯视觉自动驾驶方案(ANP+AVP)以及DuerOS技术等。可想而知,集度产品将配备百度最新的技术。

  吉利则坐拥造车的落地方案,包括浩瀚造车技术平台,还有规模化的采购、标准化的生产体系。集度的首款汽车,预计将在吉利杭州湾工厂制造。

  一软一硬,如果能各自发挥所长,这让集度在诞生之初,就有着比较好的基础;但双强格局的结合让传统观察者难免腹诽——合作是否如期顺利。

  夏一平告诉《财经》记者,集度汽车是独立的商业化公司,资金层面一方面来自百度,另一方面也会很快寻求外部融资。对于百度的技术也不是“拿来主义”,集度会加入自己的理解。

  集度是一家完全独立自主运营的公司,由百度来主导,吉利作为战略投资者。夏一平对《财经》记者补充称,在协作层面上,跟百度Apollo、吉利汽车都是纯商业关系。只是在战略上的共同追求——做出非常智能化的汽车产品。

  深入地挖掘百度和吉利的合作初衷,或许是一种管窥的方式。

  早在2013年,百度就开始布局自动驾驶。如今,百度Apollo自动驾驶测试车队规模达500辆,获得专利数3700余项,位居中国第一,测试总里程超过2700万公里。一位自动驾驶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考虑到测试规模、里程等维度,提起国内自动驾驶第一梯队,基本绕不开百度的名字。”

  在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中,百度的方法论是“攀登珠峰,沿途下蛋”。“珠峰”是高阶全无人驾驶的未来,这需要聪明的车、智慧的路、大量的云计算、高精的地图四个基础技术的共同努力。“沿途下蛋”则产生了三种商业模式:为主机厂商提供Apollo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ASD)、百度造车以及共享无人车。

  在业内看来,百度的技术及软件加持,吉利的硬件及生产工艺,既是集度造车的基本盘,一定程度上更是集度产品的上限。在这其中,能否拿到百度独家技术,并在落地后收获用户认可,显得尤为重要。

  从百度到集度,高阶自动驾驶能力的赋予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为了打造一套能自我迭代的平台,背后需要重构大量技术。也就是说,吃透技术并让其落地,则是对集度最大的挑战。

  在自动驾驶方面,集度的角色更像是黏合剂。“当我们在适配高阶自动驾驶时,除了要理解上游自动驾驶技术需求,也需要把握下游的一些底盘控制、刹车等方面的问题,包括制动、电池包、BMS等在内,都要跟着上游的高阶自动驾驶的需求做出改变。”集度方面告诉《财经》记者。

  何为出行机器人?

  2月,集度和采埃孚战略合作,要一起开发“汽车机器人智能底盘技术”。

  未来,当高阶自动驾驶普及时,汽车成为移动空间:车内只有乘员,没有驾驶员。汽车的功能核心变成:如何提供更舒服和智能的服务,不断持续迭代和升级。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认为,未来汽车将是轮式机器人,不仅会开车,还会学习、交互,有个性和悟性。

  “汽车除了外形不像人之外,其他地方已经很像人了。”李彦宏在自著的《智能交通》一书中指出,未来10年至40年,智能机器人很可能长得像汽车,这也许就是未来汽车的模样。当把汽车看作一个智能机器人时,汽车不再是一个承载运输能力的机械设备,而是自身不断进化的智能系统。

  集度将自身能力概括为“自由移动” “自然交流”“自我成长”,分别对应了李彦宏在书中提到的自动驾驶、智能助手和汽车自身学习进化能力。

  “出行机器人”这一目标看似遥远,或许是外界眼中集度形象一度模糊的原因,或许也是夏一平永远都忙于招人的原因——要找到读得懂、认可如上理念,并愿意全身心投入的人并不容易。

  为实现这一目标,集度有不少颇为前瞻的研发。

  和人一样,集度将汽车分为“大脑” “神经”“躯干”三部分。“大脑”由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相关能力组成,“神经”是集度自研的智能化架构JET,“躯干”是整车结构和动力总成。

  集度的智能驾驶方案采用了纯视觉方案、视觉+激光雷达融合方案两套自动驾驶系统。两套系统相互独立,互为备份。智能化架构JET则能实现整车的算力、感知和服务共享,即智能座舱的硬件可支持智能驾驶系统,实现跨域融通。

  此外,集度还想做出一款线控底盘:车内不用方向盘,用数字信号控制车辆。这将让车辆操控变得更精准;同时,将电池和智能化系统集成在底盘上,将彻底颠覆传统车身设计时,方向盘位置所带来的束缚。

  这一看似不可能的技术,如今正迎来政策松绑。今年1月,新版国标已有变化,从过去明确要求不能断开机械连接,到允许全动力转向。集度电控专家对《财经》记者透露:虽然没有明确线控转向的具体细则,但集度、蔚来和吉利已经开始探索,如何让这一技术尽快落地上市。

  悠跑科技董事长李鹏告诉《财经》记者,当智能和电动技术都集中在底盘上,开发新车要思考的就是上车身。以后“造车”的门槛不再高,各家“车企”比拼的是如何在上车身里提供更高品质的服务体验。

  集度线控转向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何时商业化取决于法规,但是技术这块儿已经基本上做好准备。集度是少有的真正以量产为目标的自研开发。

  汽车机器人这一产品愿景,可想象的空间足够广,但植入大众心智的成本也高。如果单从市场噱头来说,这样的教育成本太高,收益率并不划算。

  一切景语皆情语。就像爸妈给孩子取名皆有不同寓意一样,一位咨询公司的高管对《财经》记者表示,集度汽车释义为“集百度AI能力之大成”,感觉更像是向B端车企秀肌肉。

  “我觉得百度造车的逻辑,和华为的布局有些相似。”上述咨询公司的高管补充称,由此来看,百度造车除却收获终端消费者外,更是希望能够把自己的技术实力,原汁原味地应用在一款汽车上。集度正是行业内唯一全栈应用百度Apollo高阶自动驾驶能力的企业。由此,让其他传统车企选择百度的整套智能化解决方案。

  90%量产诺言能否兑现?

  今年6月,集度在百度的元宇宙平台“希壤”举办发布会,正式对公众亮相了概念车ROBO-01。

  从外观来看,概念车十分惹眼,没有B柱;升降式激光雷达竖立于引擎盖上;一整块,且没有断点和边框的大屏取代了中控按键、换挡杆、拨杆;门把手也消失不见。

  “量产车型将和概念车有90%的相似度”,这一发布会中夏一平的口号引发热议。业内认为,量产时难以维持概念车的设计,比如放置在汽车机盖上的两颗激光雷达,因为最新的行人碰撞法规这一关过不了。

  对此,集度已有相关专利,在行人和激光雷达碰撞发生前,由AI介入,进行主动溃缩或受力后物理溃缩;这一设计,相比传统车企将雷达放置在车顶,更为美观。量产车一定会有B柱;没有边框的大屏将被保留,集度有望推出业内首辆将该设计量产化的车型。

  “未来主义、机器人化、共情”,这是集度设计负责人吴凡口中的机器人美学,他告诉《财经》记者,基于机器人可变形的功能体验,集度ROBO-01拥有众多主动式可变形结构,如前机盖“跳灯式”可升降激光雷达、主动升降式尾翼ROBOWing、可折叠U形方向盘、升降式卫星音箱、自适应天鹅颈零重力座椅等。

  对此,集度方面表示,如上的可变性结构,已经具备了技术研发和量产的能力,就待法规更新,陆续量产上马。

  事实上,集度速度确实很快,诞生至今17个月以来,每隔一个月就有造车的新进展。吴凡对《财经》记者透露,在产品研发阶段,集度开创性地将汽车机器人的大脑开发、神经开发、躯干打造等研发环节进行全拆分,并通过SIMUCar模拟真实的整车运行环境,以此实现软硬件独立、并行的多线程高效开发。

  这一创新一改过去三电及底盘系统先行、智能化软件研发后置的瀑布式单线程传统开发模式,在汽车研发领域极具颠覆意义,好处是能够大幅缩短智能汽车的研发周期。

  在车身保险杠上,《财经》记者看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的标注,不过这一技术,尚无法在量产车身上实现。

  目前,即使是已经年销百万辆,将“自动驾驶”作为卖点的特斯拉,其自动驾驶系统FSD仍旧扮演着“辅助”人类的角色。按照计划,特斯拉将会在今年推出完全自动驾驶。“业内共识是L4以上自动驾驶技术在全球都还不成熟,包括特斯拉、Waymo等都还在发展阶段。”一位科技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

  在业内看来,在汽车的进化之路上,电气化的逻辑已经走通;未来的竞争格局就在智能属性上,将聚焦于自动驾驶和车联网;如果集度能有效实现差异化,则有望在新势力中杀出重围。

  距离2023年集度汽车交付还有时日,和百度造车在某种程度有相似之处的华为,已经先蹚了一遍市场,从问界M7的预定量来看,三天突破6万单。但华为和百度又有着不同的基因,一个是软硬件都涉猎,一个是自诞生起就生存在互联网下。如今,不同背景的竞赛者来到交叉点,是会一路同行,还是渐行渐远,值得一观。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冯体炜

...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