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allimg/220727/093JVX4-0-lp.jpg

最是原配不可辜负

九月六日这天,是王一雯的生日,她照例做了一桌子的菜。

王一雯努力微笑着,为自己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又自己默默许了愿,然后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之后她切了蛋糕,只吃了两口,蛋糕的甜腻味,就让她再也吃不下去。

她索性不再勉强自己,把桌上的饭菜蛋糕统统塞进冰箱,然后上楼进了卧室。

然后她倚在床头,定定地看着对面墙上的婚纱照,照片里年轻的男女,对着她笑得十分甜蜜。

“你们是在笑我吗?”

她对着照片里的人,喃喃地问出这么一句,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于是她抓过一旁的枕头,朝着墙上的人狠狠地摔了过去。

卧室里传出一阵压抑已久的哭声,那哭声越来越大,由最初的低声抽泣,发展到后来的嚎啕大哭,到最后哭声又低了下去,变成了几不可闻的呜咽。

夜越来越深,哭泣的卧室里也渐渐归于平静。

到底还是年轻沉不住气,一个晴朗的下午,刘芝芝主动约了王一雯见了面。

王一雯准时赶到约见地点,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姗姗来迟的刘芝芝。果然还是年轻好,刘芝芝一头长发披散着,发梢烫了轻微的卷儿,看起来充满了女人味。她脸上胶原蛋白满满,身材高挑匀称,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走来,周身都在散发出一种青春的气息。

双方互相打量了对方好一会儿,都没有急着开口。末了,还是刘芝芝先沉不住气:“既然袁征都不爱你了,你还这么缠着他不放,有意思吗?”

王一雯眯了眯眼:“他是这么跟你说的?”

刘芝芝不屑地笑了:“这多么明显的事啊,你能看不出来吗?”

“就拿那天说吧,他说下班要早点回家,那天是你的生日,他要赶回家和你庆祝生日。可是我不过和他撒了一个娇,他就乖乖地来陪我了,还陪了我一整夜。”

刘芝芝故意带着挑衅的眼神,把“一整夜”三个字,拖得格外长。

王一雯面上不为所动,可是握得泛白的指尖,到底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她假装随意地抬手,把额前的碎发理到耳后:“你今天约我,就是为了说这些的吗?”

刘芝芝一声娇笑,随手从包里甩出一张纸:“当然不是。”

王一雯抬眼,假装不经意地朝纸上瞥了一眼,便再也伪装不下去了。

“我怀孕了。”

这四个字从刘芝芝的嘴里吐出来,格外地轻飘,又格外地凌厉,瞬间便扎得王一雯鲜血淋漓。

有那么一个瞬间,王一雯甚至在心里突发奇想,要是在那些狗血电视剧里,女主只怕要吐出一口鲜血,才能表现她此时的心痛吧。

可惜她不会,她只会握紧拳头,把自己的手心掐出一道道血痕。

半天,王一雯才终于压下眼泪,清了清嗓子问:“我怎么确定,你这张纸是真是假?”

刘芝芝被她气笑了:“你觉得我利用这件事来造假?”

“有什么不可能的?”

刘芝芝扶额:“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呢?”

“现在跟我去医院。”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你除了听我的,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猜,你就是在袁征那儿碰了钉子,才来找我的吧?”

刘芝芝不屑地轻哼一声,懒懒地说了一句:“附近有家妇产医院。”

“不,我们去一附院。”

“为什么跑那么远的路?我会不舒服。”

王一雯毫不在意地坚持:“你不舒服,关我什么事?要么现在去一附院,要么等我拖死你们。”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一附院?”

“你管不着,你就说去不去吧?”

刘芝芝犹豫半天,还是吐出一个字:“去。”

一附院的妇产科,医生递给刘芝芝一张检查单子,却被王一雯一把抢了去。

医生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女人,没有多说什么,只公式化地介绍说:“双体胚胎,已经怀孕十周,目前来看,很健康。”

王一雯拿着单子的手,不由地轻轻颤抖了一下,事情到了这一刻,她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出了医院,刘芝芝一把夺回王一雯手里的单子:“双胞胎,怎么样?这回死心了吧?要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不被爱的那一方,才是真正的第三者。”

王一雯转头看看刘芝芝,那张脸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却又是那么无知那么空洞。她对着那张漂亮又无知的脸,露出一个莫名的笑,然后转身就走。

“哎?”

刘芝芝叫住王一雯,“说吧,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离婚?”

王一雯有点可怜地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离婚了?”

刘芝芝刚要反驳,却发现,她确实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于是小脸一片阴郁:“你耍我?”

王一雯上前一步,趁刘芝芝一时恍神,迅速夺走了她手里的单子:“是啊,我就是耍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王一雯,你这个贱人!”

王一雯头也不回地走着,毫不理会身后刘芝芝气急败坏地骂声,可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等到王一雯一觉醒来,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坐起身,隐约听到楼下好像有动静,顿时清醒了不少,心想家里难不成进了贼?

王一雯在卧室里踅摸半天,终于找到一个水晶雕像,攥在手里小心翼翼地下了楼。

袁征放下手里的菜,轻咳两声,才轻声说了一句:“饭做好了,洗手吃饭吧。”

两个人最熟悉的人,坐在一张桌前安静地吃完一顿饭,自始至终竟是没有说过一句话。

王一雯放下手里的碗筷,起身就要离开餐厅,却被袁征出声叫住了:“雯雯。”

王一雯转身,见袁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不觉又来了气:“没话说啊?没话说我走了。”

袁征挣扎半天,最后还是问了出来:“你都知道了?”

“你的小三,都跑到我面前,挺着肚子耀武扬威了,我就是不想知道也不太可能了吧?”

袁征低下头,好一会儿才嗫嚅说了一句:“对不起。”

王一雯冷笑一声,在沙发上坐下:“你确实应该和我说声对不起。”

“你的小三在朋友圈里折磨我,亲自约见我对我耀武扬威,这些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们之间非亲非故,她这样对我无可厚非。”

“可是你呢?你明知道那天是我生日,可因为她一个撒娇,你就巴巴地去陪了那个女人。可是我呢?我该怎么办?这么些年,你可把我放在心上过?”

“不,你没有。你那天不光没有说过一句抱歉的话,你连一句生日祝福,你都懒得说。”

“袁征,你还记得吗,我才是你的老婆?”

王一雯说到后来,早已是声嘶力竭,浑身颤抖。

袁征冲过来,想要抱住她,却被她凶狠的眼神瞬间吓退:“雯雯,我……”

王一雯独自哭了一会儿,总算平静了一些:“你打算怎么办?”

袁征连忙保证:“雯雯,你放心,我和她只是玩玩。你才是我辈子最爱的女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离婚。你放心,我马上就断了和她的来往,再不让你伤心难过了。”

王一雯看着他真诚的眼神,苦涩地笑笑:“可是她怀孕了,她怀了你的孩子。”

袁征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纠结,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我会断了和她的来往的,不会让她再烦你了。雯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我保证,再也不和她又来往。”

见王一雯态度缓和,袁征轻轻地拥她入怀:“雯雯,我们这辈子就这样好不好?我们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王一雯没有说话,不过袁征知道,她被他说服了。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袁征都表现得很好,每天早早地回家,待她温柔耐心了很多,就连在床上,也比之前主动了很多。

对他的这些温柔,王一雯照单全收。

不过,不过袁征的那些小动作,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王一雯日常照旧忙着自己的事情,对于那对男女的演出,也不怎么在意。

袁征在这场官司里,弄得里外不是人,好容易等到官司结束,他刚要舒口气,就发现自己又成了王一雯的被告。

王一雯这次向法院起诉的,是和袁征的离婚案子。

因为袁征是婚姻里的过错方,所以在原告方拒绝调解之后,法庭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要求。

王一雯再次成了胜诉的一方。

在她快要走出法院时,背后的袁征叫住了她,尽管连续吃了两个官司,他除了多了几分憔悴,依然那么儒雅谦和:“雯雯,恭喜你又赢了。”

王一雯笑笑:“我赢了吗?我要是真的赢了,就不会有刘芝芝和私生子的事了。”

袁征也不在意她的态度:“是我对不起你,可是芝芝有了我的孩子,我总不能撇下她不管。”

王一雯呵呵两声:“我就没有过孩子吗?我们的孩子因为什么事没有的,你大概早就忘了吧。”

是啊,曾经他们也是相爱的。

那时候知道她怀孕了,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称,他要做爸爸了。

可是结果呢?为了帮他挡住一个被开除的闹事员工,她替她挨了整整三刀,他们的孩子,也在那次血案中,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因为伤及要害,王一雯不仅失去了他们的孩子,同时失去的,还有她做母亲的权利。

那时候,他是怎么对她承诺的呢?

他说,他会一辈子爱她,对她好。

他说,这辈子,有没有孩子都不影响他对她的爱。

可是什么时候,他忘了这些呢?

-end-

袁征单子王一雯生日刘芝芝发布于:山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