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s/allimg/220812/0J9143945-0-lp.jpg

莫里康内:最嫌弃电影配乐的配乐大师

这是鲜喵的第 1970 篇吐血原创

喵族码字员:罗果仁

提起一部电影,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一段充满戏剧张力的情节,一帧视觉鲜明的构图,还是一场复杂精妙的调度?

这些元素或许都会在观众的脑海中久久停留,不过试想一下,当恐龙从水底钻出,巫师第一次骑上飞行扫帚,光剑第一次出鞘的时候,如果没有磅礴配乐的烘托,这些经典画面恐怕也要失色几分。

电影配乐既可以依附于电影本体中,也可以被拆分出来独立存在,这就让它有了多种解读的空间。

电影配乐愈发被影迷和乐迷关注,创作它们的音乐家们也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翻看百年电影史,约翰·威廉姆斯、汉斯·季默、坂本龙一、久石让等等配乐大师的名字如同漫天星斗,缀满了电影音乐这片没有遮拦的天空,而恩尼奥·莫里康内一定是最亮的那颗星。

最近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音魂掠影》,豆瓣评分悄然超过9分。本片导演是曾拍出过《海上钢琴师》《天堂电影院》等名作的朱塞佩·托纳多雷,他也是和莫里康内合作最多次的导演,由他来执导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不二之选。

《音魂掠影》

莫里康内出生于1928年,60多年来,他为500多部电影和剧集配乐,从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镖客三部曲》)到黑帮片(《铁面无私》)再到艺术史诗(《天堂电影院》),他编写的曲子中,每一个鞭炮声、口哨声和战吼声的音效都加深了他的配乐的经典程度。他的配乐常常胜过电影本身。

‍《黄金三镖客》主题音乐中经典的口哨声

当代著名电影配乐师汉斯·季默曾如此评价莫里康内:"你能在第一个音符上就能认出这就是莫里康内的音乐,他的风格就是如此鲜明"。莫里康内的迷弟之一、著名导演王家卫说过:“当你听到莫里康内的音乐时,你就再也不会忘记它”。

《音魂掠影》的开头。一个节拍器在房间里滴答作响,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穿着运动服底裤躺在地毯上,重复着一些练习。镜头一转,他正独自在他整洁而又庞杂的书房里挥舞着指挥棒,接着音乐响起。他就是本片的主角,电影配乐大师恩尼奥·莫里康内。

莫里康内&托纳多雷

托纳托雷在本片中按时间顺序介绍了莫里康内波澜壮阔的职业生涯,从他在罗马音乐学院的学生时代的遭遇,到他与意大利西部片巨匠塞尔乔·莱昂内的划时代合作,再到他在2016年凭借《八恶人》获得奥斯卡配乐奖。

‍‍

《八恶人》中“恶人出场”的配乐,听起来就让人恨得牙根痒痒

为了使这些银幕经历更加深入人心,托纳托雷请来了多位莫里康内合作过的导演进行访谈,其中包括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昆汀·塔伦蒂诺、王家卫等等,还有大量莫里康内在意大利时期的合作者、他的忠实信徒以及和他同时代成长起来的人。

‍《一代宗师》中,王家卫直接使用了莫里康内为《美国往事》所作的主题曲‍

有如此多珍贵画面的补充,让《音魂掠影》成为了莫里康内最重要的纪录片之一。

莫里康内的父亲是一名职业小号手,坚持认为他的儿子应该走同样的道路,继承他的号手位置。少年莫里康内曾在罗马音乐学院学习古典音乐,并将当“最伟大的作曲家”奉为终生奋斗的目标。

只是年少的他没想到的是,尽管后来他是如此热爱古典音乐,不过让他扬名立万的是他一直没太看得上的电影配乐。

莫里康内曾在近年的一次采访中透露出早年对电影配乐的嫌弃:"我在20世纪60年代告诉我的妻子,我将在1970年退出电影业;我在20世纪70年代告诉她,我将在1980年退出电影业;我在20世纪80年代告诉她,我将在1990年退出电影业;到了现在,我什么也不说了。”

‍The Verdict是对贝多芬的钢琴名曲《致爱丽丝》的改编,展现了莫里康内扎实的古典乐底子

他是如此嫌弃电影配乐,以至于他在与塞尔乔·莱昂内合作之前,用笔名为两部西部片创作了配乐。在他眼里,他非常嫌弃这种类型的电影和电影配乐,认为它们“不是艺术”,所以不想让自己的名字与这种类型的电影联系在一起。不过最后他还是用真名为莱昂内的《荒野大镖客》作了配乐,在开工前,莱昂内带他去看了一部黑泽明的电影《用心棒》,解释了他对于本片的想法,接下来就交给莫里康内作曲了。而《荒野大镖客》抄袭《用心棒》的黑历史,也成为了电影史上著名的公案。

‍《荒野大镖客》配乐中对口哨声的妙用让莫里康内一鸣惊人‍

但他也一直在做商业性工作,他曾为意大利的电视节目和流行歌手熬夜制作编曲,只不过没有署他自己的名字。

以前的编曲者只是简单地按照歌曲的和弦写出管弦乐部分,而他却发明了新的东西,除了弦乐的部分之外,还加入了当时的流行音乐制作人无法想象到的元素,比如说在编曲中加入锡罐或是打字机的声音,这都是当时主流音乐界无法想象的举动。所以即使是捏着鼻子制作自己不喜欢的音乐,大师也会用足够认真的态度面对。

‍莫里康内为《转轮手枪》(1973)所作的经典配乐,后被昆汀用于《无耻混蛋》中‍

《音魂掠影》中还有大量大师的小八卦,比如在介绍莱昂内的名作《荒野大镖客》的部分中,莫里康内说本片的主题旋律其实是他重新利用了自己为一首乡村歌曲所改编后的样子。他和莱昂内在合作期间经常有创作上的分歧,而大部分时候都是莫里康内生气坚持,而莱昂内服软退缩,片中的大部分曲子也都得以保有莫里康内想法的原貌。

莫里康内还时刻声称他"讨厌旋律"。片中采访的其他作曲家(这些人有些是电影配乐师,有些则不是)对莫里康内这样一个创造了那么多美好旋律的音乐家嘴里听到这个说法感到惊讶。“但是,音调可以排序的方式只有这么多”,莫里康内面对镜头平静地说:“我认为我们已知的旋律组合已经被写尽了”。

这或许也可以解释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音乐人转而探索节奏和音色,不再强调旋律。

‍莫里康内在西方最负盛名的一首电影配乐,出自《黄金三镖客》

纪录片中谈到对莫里康内来说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错过了库布里克的传世名作《发条橙》的配乐工作这份工作也是莫里康内唯一后悔没得到的。

对于这段历史,据说导演库布里克听到了埃里奥·贝多利执导的《对一个不容怀疑的公民的调查》(1970)的配乐很喜欢,而莫里康内是本片的配乐,所以库布里克想找到他谈下一部电影合作的事宜。当库布里克联系到莫里康内时,他正在为莱昂内的电影《革命往事》做配乐工作。据称是莱昂内向库布里克撒谎而使得《发条橙》的配乐最终被另一位作曲家接手。

‍《对一个不容怀疑的公民的调查》的配乐引来了库布里克的注意

莫里康内的奥斯卡征程也很“路漫漫”,他曾凭借《天堂之日》《教会》《铁面无私》《豪情四海》《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五提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不过无一命中。虽说如莫里康内这样的音乐大师已经不需要任何奖项证明,但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还是有世俗的欲望。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主题配乐为影片铺上了悲凉的底色

2007年,莫里康内获得第79届奥斯卡终身成就奖;2016年,他终于凭借昆汀导演的《八恶人》摘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昆汀将自己的偶像送上他梦寐以求的领奖台,恐怕也是世界上最牛的追星成就了。他两次获奖都顶着年迈的身体亲自参加并上台发表获奖感言,足见他对奥斯卡的重视。

在《音魂掠影》中,托纳多雷对莫里康内的“致敬”并没有过分“甜腻”,也并不贪恋怀旧情绪,反而难得的含蓄内敛,再搭配上点点忧伤,很有莫里康内与莱昂内合作过的“往事”的感觉。大师已逝,作品永存,他永远活在他所热爱的音符的世界里。

注:全文图源网络

- END -

往期推荐

暑期档,华语电影「上天」了?

《惹不起的公主殿下》开播即火 | 理中客

224位演员,谁将「重组格局」?

微博为什么推出了新的「评选活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全部